楚留香專輯之汪明荃的故事

   夜霧還沒有把大地掩盡,祠堂旁空地的戲棚子鑼鼓已敲個震價響。這個方圓二百里有名的紹興戲班子,來到「青浦」---上海市郊區的一個小地方已經有五天,為寧靜的鄉村生活,平添了很多熱鬧。


童年篇

    一個小小的女孩,手中還是捧著飯碗,一夥心兒早已飛到祠堂旁的戲棚了。可是婆婆說過,今天不把飯喫過,誰也不能踏出家門哩。「叔叔,快點囉!」小女孩把飯碗放下,一把勁地催促在飯桌仍是埋頭大嚼的叔叔。「好了,好了,總不成你瞧不見王寶釧送別薛平貴那一段好碼子!」 叔叔咕嚕著說。眼看著叔叔拖著小女孩的手,匯合著人群,向戲棚子走過去。婆婆搖搖頭,眼中流露著慈愛的神色:「明荃這孩子,對看戲可真迷透,長大了,可也是……」

    汪明荃拖著叔叔,腳步剛踏進棚子堙A坐在前排的阿毛、小虎、月玲、等已向她招手。一群小孩子都擠到戲台前。戲台仍是空地如也,但伴樂的師傅已「何尺、何尺……」地調弦子。拉二胡的、敲鑼鼓的、忙個不了。汪明荃等候著,一古腦兒地想著昨天的戲文,「紅鬃烈馬」的薛平貴致力於他的事業十八年,才把擱在寒窯堛漫d子王寶釧接了回去。王寶釧的貞忠,含辛茹苦,感動了這個小戲迷。她心媟t想:「會不會有一天,我也踏上舞台,隨著伴樂唱曲、做戲、把王寶釧的苦況,告訴台下的觀眾?」好不容易,戲班的主角一個個出場了。汪明荃完全陶醉在其中。一個晚上飛溜過去,她不像身旁的小虎,戲還只唱了一半,早已睏得睡過去。汪明荃也許聽了明白台上唱的是什麼,但那些抑揚頓挫的唱白,那情感洋溢做功,那令人神往的關目……在她腦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參予表演藝術的熱望在她小小心靈上萌出嫩芽。汪家的後花園,幾株枎疏的大樹後,有一個凸起的小土墩,下午時分,大人都躲到房間睡覺。後園卻是充滿著生氣,一群小孩子正束裝準備,大顯身手。床單、枕頭袋,毛巾是現成的戲服,頭上一紮,腰間一束。雄赳赳的穆桂英不是活靈活現嗎? 哼著戲棚媥ヮ茠滬善捸A手足模仿著那進退有據的台步,汪明荃手執著木棒,就和鄰家的小孩,堂姊妹們,一板眼地做起紹興戲來。觀眾可不少呢,除了較小的孩子蹲在地上看得入迷外,老狗阿黃拖著疲憊的身軀,也懶洋洋地搭上一眼兩眼,小孩子看得眉飛色舞,阿黃也湊興叫了幾聲。婆婆被吵醒了,揉著老眼,推開花窗,正看到穆桂英打楊文廣的一幕。「這孩子,倒真是一塊演戲的料子……」。

    汪明荃的爸爸早於一九四九年到香港營商,在青浦的鄉下,家中就只有疼愛她的公公婆婆,與她相依為命,對這小女孩難免溺愛。可是汪明荃沒有一般小孩子恃寵生嬌,除了演戲外,她最喜歡的是唱歌。有一年爸爸從上海買來了一台無線電,婆婆閒時也扭開聽聽,很快不少流行曲「夜來香」或是「葡萄仙子」等等她也懂得哼幾句。隨著爺爺學習生字也是一件令汪明荃愉快的事件,第一本唸的是「三字經」,每句三字,而且是押韻的,很容易上口,事隔多年,汪明荃還能唸出一大半:「人之初,性本善、性相近…」字句的意義當時對她倒沒有什麼,但文字上鏗鏘之美,與及音韻運用而成之妙音,卻深植在她的腦海堙C就算今天,汪明荃仍是偏愛那調子輕快,音韻有緻的曲調。


學校生活篇

    一九五七年,遠在香港的爸爸決定把一家人接到城市居住。汪明荃一方面傷心,要離開她生長於斯生鄉間,但又禁不住到大城市居住的興奮,終於,離行的日子來了,上船那一天,她伏在竹床上與婆婆哭別,總是捨不下那疼愛她的老人家,左鄰右里的童伴、也害怕再見不到她喜愛的紹興戲、說書。母親哄著她:「香港可真好玩呢,有汽車、有電影院,還有許多新奇的東西哩!」汪明荃沒有答話,還是在哭,可是心底下,她對這些新奇事物又泛起了強烈的幻想。當時她是否想過,在一些新奇產品中竟然有一樣稱為電視的新媒介,在她今後的生活堙A佔據了重要的部份。

    來到了香港,汪明荃一家人住在號稱「小上海」的北角。那時候,英皇道還是一段寂靜的馬路,靠山那一邊,沿著堡壘山道上去,是清風街,她們的家就在這半山上。聖猶達小學矗立在街的末端,每天清早,汪明荃背著書包,拖著小辮子,興緻勃勃上學去。到差不多五年班的時候,她才第一次跟母親去燙頭髮,還馬上央爸爸替她拍照留念。剛進學校時,最令汪明荃尷尬的是她聽不懂本地人的粵語,也聽不懂那稀奇古怪的英語,用國語跟同學講話換來的是奇異的目光。但,憑著她的聰慧,很快地,她學懂了奧語及英語,與同學們也打成一片。

    在聖猶達小學,汪明荃第一次公開演戲的機會來了。音樂課中要表演一齣「白雪公主」,她因為在班上個子高,所以被選中。她以為一定演公主,快樂得團團轉,想像著自己穿上一襲白色舞衣,在舞台中煥然生光。料不到老師卻說:「汪明荃,你演女巫!」這句話如晴天霹靂,她傷心極了,躲在角落堙A哭泣了好幾次。正式排戲時,好強的姓格使她不肯讓別人說她演不好戲。她抹掉了眼淚,對著鏡子苦練不已。「白雪公主」在學校公演了。汪明荃的臉上塗抹嚇人,白鼻子、紅眼睛、黑面頰及血盆大嘴;頭戴一頂女巫帽,身穿寬大又破破爛爛的黑衣服。她一出場就學女巫的怪聲,「哈哈哈…」懾人心弦的笑聲,瀰漫著一片陰險。結果,「白雪公主」得了全校第一名,大家稱讚她的女巫演技。這個榮耀,使她快樂驕傲極了。是她出色的演出,才能使整齣戲合作得天衣無縫。這雖然是全體演出者的成功,也是她的光榮!她開始除掉了一定要演仙女、公主…的心理。演戲嘛,就是盡每一分心把角色做好。這決心,奠定了她對演技的嚴格要求。

    也許你不會相信,小學五年級,汪明荃就已跟隨著她姐姐參加同學的「派對」。當時流行的是「查查」、「牛仔」及「扭腰舞」。第一位請她跳舞的是個英俊高大的男孩。汪明荃可不理會舞伴的樣子,她醉心的是跳舞,隨著音樂她把自己溶化在那變幻多端,表現出動作美的舞蹈……

    中學生涯,汪明荃是在蘇浙公學度過的。她在語文、音樂、舞蹈、朗誦方面的潛能愈來愈外露了。她代表學校參加校際音樂節舞蹈、朗誦等的比賽,為自己和學校爭取了不少光榮。蘇浙公學的汪明荃是校內活躍份子鋒頭頂勁。她總是穿得整整齊齊、乾乾淨淨的,書念得好,歌唱得好,舞也跳得好。有一次,班上因籌辦聖誕晚會的節目而組了個合唱團,汪明荃是主唱之一。表演那天,她穿了件打著許多褶子的白色傘裝,褶子的底是紅色的,她一邊笑著唱「Jingle Bell」,一邊和著音樂的節拍輕快地舞著。唱得自然,跳得輕盈,全班同學在台下看得又興奮又得意,為班上出了個耀眼的人物而驕傲起來。在蘇浙,汪明荃的演戲機會更多。不論演老太婆、小女孩、莊重女人,甚至十三點兮兮的村婦,她都演得中規中矩。所以,學校中每次排戲劇,她一直是劇中的重要人物。她在中學給人印象最深的一次表演是一齣歌劇「阿毛與母親」。她演阿毛的母親,是一個貧窮、瑣碎、愛子心切而又鄉氣十足的村婦。汪明荃的唱和演都發揮了特長。唱出了一個焦慮的母親的心聲。她在校的鋒頭頗勁,有些同學問她身為「鋒頭學生」的感想,她笑得很開心,說:「我習慣了,我也喜歡被別人注意。」做人當然不能面面俱圓,何況她仍是個在求學的少女。由於她本身隨和,故鋒頭雖勁,仍不招人嫉妒,她在有要的同學,更有四個知心朋友。在學校堙A她們是一起出入,互相傾訴心事。(現在四個朋友都已為人母,各有工作-----有兩位在銀行界上班-----她們迄今還保持密切聯絡。)


踏上螢光幕篇

    藝員訓練班是晚上上課。每天還未下班,汪明荃的心就飛到訓練班堨h了。下班後,她就急忙在渣甸街乘兩毛錢的電車,到灣仔的訓練班上課。她乘電機喜歡坐在樓上。隨著車子的擺動,她心媞C慢地思想上課時所學到的功課。此外,她也喜歡觀察電車堣H們的一舉一動。疲倦的白領階級,活潑的學生,情意綿綿的情侶…他們的一顰一笑,都深植在她的腦海中。這是她將來演戲的模仿對象。電車在灣仔的一個站停下,她下車後,必須走一段短路才抵達麗的呼聲大廈。那時候,灣仔修頓有幾家涼茶舖,內設黑白電視機以招來顧客。她經過涼茶舖,總是忍不住要看看螢光幕上的演出,心媢翵漕Мt員萬分羡慕,此時她做夢也想不到,十年後萬千的香港市民下班後就守在電視機旁,為的是看她的演出。

    簽約後不久,她的歌喉才華顯露,麗的選派她負責「金玉滿堂」這一個既歌且舞的節目吸引汪明荃的全身投入,少時的夢幻、中學時的理想,正在一步步實現。訓練班雖然結束,但她仍在不斷學習唱歌。鮑蓓莉老師家在九龍。每星期,汪明荃要抽出時間,乘車,轉渡海小輪,再乘車到老師處學習唱歌。她從不以此為苦,孜孜不倦的學習。要突破自己。總要痛下苦功的。除了跟隨老師外,螢幕上的磨練對汪明荃歌舞也有很大裨益。「星月爭輝」、「民謠歌劇」等節目堙A汪明荃唱歌、跳舞、訪問嘉賓。她的才華漸受器重而喜歡她的觀眾越來越多。除了鮑蓓莉,汪明荃又向秦燕老師學唱。秦燕的丈夫作曲家李厚襄對她鼓勵,汪明荃灌錄了第一張唱片「等待」(時約十三年)。

    麗的合約結束了,無線電視向汪明荃招手。趁還有半年「空閒的時間」,汪明荃下定決心到日本學習歌舞。輕盈的舞步在腦海迴旋,妙韻歌音在耳際盪漾,她預料得到:遠赴重洋,獨適異國的生活孤苦,但她求學的信心戰勝了這份恐懼。


日本學藝篇

   汪明荃申請赴日本「東寶藝能學校」求學,李厚襄幫了很多忙,終於達成心願。在父母親揮淚之下,汪明荃緊抿著嘴,壓抑著心頭的難過,提著沉重的箱子,踏上了她人生的另一個旅程。剛抵日本東京,她心媞☆著新奇。她與另一位印尼小姐合租一間廉價的房間,天天從家堶憫丹a下鐵到「東寶藝能學校」上課。從香港去的學生,除了她還有邵氏送去的陳依齡。「東寶」是一家嚴格的學校,每天練舞七個鐘頭。芭蕾舞老師小川對待學生很嚴,她要學生從磨練中領受益處,在吃苦的環境下成長,在精粹中提煉最理想的動作,以達到完美的效果。多少仰慕小川舞藝及教法的少女,忍受著空肚皮、寒冷、酷暑、陶冶在小川的舞室中。汪明荃因沒有傳統的芭蕾舞根底,所以小川老師認為她的舞藝根基較差,指導她跳舞時,就不免份外嚴格,修改她的動作。

   日本學藝那一段日子是苦樂參半的,初時由於言語隔閡,舉目無親,汪明荃心情難免苦悶和失落,每天練舞、練歌,身心實在疲累。但性子執拗的汪明荃,對自己的要求不會鬆懈。要突破自己,要攀上藝術的修養的另一境界,痛下苦功是不二法門。她堅持每天的苦練時間,當各同學都下課回家後,偌大的練習室許多時還見到汪明荃在那一角落挺腰、踢腿、重複地做著每一下動作。「東寶藝能學校」大門斜向著一修里弄,里前一個小攤子,就掛著一塊迎風飄曳的「中華麵點」布幕。守著小攤子是個僑居日本多年的東北老鄉。每天晚上八時汪明荃拖著疲倦身子踱步經過小攤子,那東北老鄉總是熱切地堆上幾個饅頭,一小包淹漬,向這個堅毅的少女搭上幾句閒話。雪花濛濛,刮著冷風的晚上,幾個熱饅頭,幾句家鄉話,一直溫暖著倔強的汪明荃。不用上課的日子,汪明荃的心情總比較興奮,日本大型的百貨公司、藝術館、時裝店都是她留連忘返的地方。琳瑯滿目的貨品,別出心裁的設計使汪明荃眼界擴闊。(那段隨心所欲,不受人注目的日子逍遙自在的生活至今仍是汪明荃津津樂道的。)

   現代舞導師安澤老師訓練學生,是以啟導方式為主,她指導同學「從澎湃的海浪,搖擺的棕櫚樹,飄飄的白雲,以及飛翔的鳥兒,來獲得舞蹈的靈感。」汪明荃熱愛這種奔放與自由,她領悟到在舞台上要像在原野上的感受,不要把自己限在舞台上。最重要的是說出了心目中想說的話。」她不停地練舞、練舞、練舞……。在學校表演「彩虹之舞」時,她頓時忘記了台下的千百觀眾,忘記了那些陌生的眼光,忘記了自己,只知道跳、跳、跳!但是,謝幕時,她立刻發現觀眾的反應非常熱烈。教芭蕾舞的小川老師首先跑來向她道賀,握著她的手說:「跳得好!以前我看錯你了!」為是這句話,汪明荃不知高興了多少天。自此後,小川老師就很疼愛她,她的芭蕾舞也進步神速。

   在學校堙A汪明荃交上了一個日本同學----美子。她聰慧溫順,熱愛舞蹈及文藝。她倆特別投緣。美子家媔}農場,她帶給汪明荃一大籃農場產的楊梅,又紅又大,比市場買的大一倍。有一個週末,她倆換好雨靴,披上大衣,頂著寒風到山頂看雪景。下山的時候,雪在斜坡上結了冰。她們兩個人手拉手,互相扶持著跌跌撞撞地下山。她告訴美子,這就是中國人所說的「患難與共」了。美子出神的聽著,緊緊的握著彼此的手,這是珍貴友情的一種表現。

   這是一段又苦又甜的日子,終於捱到畢業了。畢業晚會上,她唱了一首「YESTERDAY」當晚她特地穿起旗袍,再配上金色高跟鞋。她當時很懷疑自己嗓子,生怕唱得不好。誰知道一唱完,就聽到很多掌聲。在「東寶藝能學校」完成了課程`,其中一位老師叫汪明荃留在日本發展。日本電視節目「晚上十時」的綜合節目有意邀她演出。電視台有意對她栽培,還為她拍了許多宣傳的照片。雖然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,但香港到底是她的老家,她熱愛她的親人時刻惦掛,迫於捨棄扶桑的白雪,東瀛的櫻花,黯然離別日本的老師、同學、朋友,返回香港。


決心開個人演唱會篇

   離開了扶桑的白雪,東瀛的櫻花,汪明荃重返香港,一九七一年四月一日加入無線電視,踏進了事業的新境界。她將在日本所學的獻給「歡樂今宵」。該節目有了這位新力軍助陣,陣容大為加強。汪明荃能歌擅舞,又會演戲,而且口才伶俐懂得國語、英語、日語,許多不同性質的節目就由她擔任主持。隨著「歡樂今宵」一起成長,在各方面的磨練都到了純熟的地步,一九七五年,汪明荃正式加入無線話劇組,她的事業又推上一高峰。首先她在「籃與黑」媢Ⅱt性格堅強的唐琪,接著在「清宮殘夢」、「紫釵記」媢Ⅱt珍妃及霍小玉。「民間傳奇」之「帝女花」,她扮演長平公主。「家變」的洛琳,「倚天屠龍記」的趙明,「天虹」的梁沛怡,「京華春夢」的賀燕秋,「千王之王」的花旦譚小棠」,「千王群英會」的思靈,「四季情」的一對親生姊妹曾敏、曾慧,「楊門女將」的巾幗穆桂英。除了以上所述,汪明荃還演了「唔使問阿貴」、「不是冤家不聚頭」等短篇戲劇。無論是長篇或短篇戲劇,對各種不同類型的角色她都演得絲絲入扣。對每一個角色她認真下過功夫,揣摩劇中人物的性格。她飾演的戲劇風靡了香港,東南亞的觀眾,只要有她演出的電視劇收視率一定是非常高,她可以說是藝壇奇葩。


加入無線電視篇

   汪明荃在主持「歡樂今宵」的時候,她經常隨樂隊到元朗、新界的聯歡晚會上獻唱。當時她形容那段日子「就像候鳥一樣」,到處巡迴獻唱,雖然辛苦,但她的歌聲飄蕩到不同的地方。一九七七年,她正式第一次登台演唱,地點是愛群歌劇院。第一次登台,心情緊張,自己在台上一直不敢望觀眾,因雙手發顫,連咪高峰也拿不穩。唱完之後,她馬上即下台。因為緊張過度,她坐在一位影迷的膝上而不知自覺。漸漸地,她登台的機會越來越多。她掌握了和現場觀眾打成一片的技巧,而服飾方面,她更精心安排,每一首歌曲,每一種燈光都配合適的服飾,空閒的日子她就不斷去看其他歌星的登台表演,從中揣摩別人優點,避免別人的缺點。一九七八年四月,汪明荃因「書劍恩仇錄」風靡東南亞,她前往當地演唱。一九八○年九月她在利舞台舉行個人演唱會。看她的演唱會,的確是視聽之娛的最佳享受,因為她不惜大量投資在服飾上,聘請專人為她設計多款特出的衣服,她與舞蹈藝員載歌載舞,舞姿變化萬端。配合著舞台上銀幕播映出的劇集片斷,獨具匠心的佈景,帶給觀眾一個驚奇的喜悅。


飛躍利舞台篇

    許多年來她一直在慢慢的、一滴滴的,每一天的求進步。她像金字塔似的一點一滴往上堆積,底下的基礎非常穩固。當年在上海市郊區----青浦,不把飯喫完,蹲在地上入迷地看紹興戲的小女孩,誰也想不到長大後的她,竟會在歌藝方面大放異彩!今年九月份,汪明荃在利舞台舉行個人演唱會,這次演唱會,對汪明荃 的事業來說是一個大突破。因緊接著十月份,她將攜著這次演唱的成果赴美加演唱。

1982年台灣電視周刊
inserted by FC2 syste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