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琱妞P——汪明荃

白領麗人 , 擅打字速記會計
投考麗的 , 皇帝不急太監急


    一九六六年,一個豔陽天的中午。 港島中環一幢商業大廈地階,電梯剛停下,那道梯門剛打開,幾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女、少婦笑擁而出。其中走得最後的一位少女,給前面兩位也是妙齡的女郎叫住,其中一個少女對她說:
「喂,麗莎,麗的招考新人,今天是最後一天了,你想要申請投考,別失掉機會了。」
另一位則冷笑說:
「皇帝不爭太監急,麗莎自有分數的,看來她的興趣不太吧!」
可是,這個走得稍後穿淺綠上衣的少女,聽了,也只淡然一笑,便向不同的方向走去。 然後,她徑自走向中央郵局,站在本埠郵箱門前,悄悄地從手袋中取出一封貼了郵票的文件,小心謹慎地放進郵箱堙A才輕輕吁了一口氣,轉身找午膳的地方去。

    她,麗莎,當日被女同事認爲對麗的招考新人興趣不大的少女,也就是今天紅透半邊天,星光燦爛的——汪明荃。 當年,汪明荃還未悄悄地把投考申請書投入郵箱之前,她只是中環一家商行的白領麗人。

    自從中學畢業之後,她閑來無事,常常與小學時代一位好同學來往,一起到餐廳喫杯檸檬茶,但誰也沒請誰,是廣東人叫做「田雞東」外國人叫做「AA制」,自己付自食的一份。由於她的家境還過得去,爸爸媽媽也疼她,因此一切都任她自由。因此,當她考入一家商行做文員的時候,雙親知道辦公地點在中環,那商行名氣也不錯,也願意讓她外出工作,多見見世面,也多認識一些男女同事,使她日後生活不致太悶,何況,她有干那份文員的本領。於是她開開心心地干下去。每天,朝九晚五,依時上班,依時下班。 那時候,距離一九六七年大暴動還早,一切的交通問題,由於人口並激增至「擔心」的程度,汪明荃上班下班,雖然也擔心要擠巴士、擠電車、或者困在汽車上流香汗,生活指數並非太高。不過,汪明荃的工作相當忙碌!她是集打字、速記、會計於一身,天天一上班,忙到要抽筋。於是,日子久了,她忽然感到有點不妥!原來,她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刻板生活,覺得太呆滯了太平凡了,何況每天忙碌的工作,幾乎令她透不過氣來。她,就是不甘於太平凡,也就是不甘心困在只有幾百尺的辦公室裡度過青春年華。一有此心,她就越發不下愜意。於是,她立心要設法衝破中環這個「白領籠」!

    好了,機會恰好來了。一天早上,她上班前匆匆忙忙看報章,忽地看到一段麗的廣告,内容並非報道今周有什麽好節目,而是大字標著麗的映聲招考第一期新人訓練班。她看見了,心下怦然一動,再看下去,内容大意說麗的映聲為配合未來發展(所謂「發展」而不稱「攻勢」名,是當年麗的映聲還是隸屬於麗的呼聲,而且是香港獨一無二的電視臺,更是屬於「有聲電視臺」,不用麗的映聲的特別電制是無法收看的。既無對手,何用攻勢)作有限度的招考新人,以培育未來的電視藝員。 那時的訓練班,上面只冠以「新人」二字,還未稱作「藝員訓練班」呢。 汪明荃細仔斟酌所要求的條件,只要對演戲、唱歌、跳舞……有興趣,已符合條件了 。她心媟t想,自己一向在家中喜歡哼哼唱唱,和死黨看完電影歸來,也會緊閉房門,攬鏡自看表情,身段能否比得上剛才銀幕上的明星?她,就是有些兒幻想自己日後也會做一位明星。 就是由於一向有這個念頭,加上希望早些摒棄朝九晚五刻板白領生活,她毅然地下了一個決定。由於她的這一個暗暗的決定,不僅使她改變了整個的人生,也使本港藝術史上平添了燦爛的一頁。

    她決定不動聲色的投函應考。因爲她與女同事們雖然常常逛遊在一起,但由於她的天性使然,好勝心強,像如此大事,當然不想與她們商量了。 不過,所謂不動聲色,只是對商行同事而言,對於小學時代的一位好同學,她還是稍露心聲,也只是稍露而已。 因爲,她是好勝者,受不了人知她失敗的痛苦。

    應試回來後,她一直把應考的事索繞心懷。一天,她放工回家,媽媽遞給她一封信,她拿在手堙A是麗的映聲信封,當下心中十五十六,忐忑不安,不知道拆出來是婉拒呢?還是接納?但,媽媽在身邊,用鼓勵的目光,微笑向她示意。她恍然大悟,原來媽媽早已洞悉小妮子的心事,不過不給她說穿罷了。 她硬著頭皮當媽媽面剪開信封,抽出來一看,心下在狂喜,忍不住在對媽媽說:
「媽媽,麗的取錄我入新人訓練班了。」
媽媽在旁,抿著嘴,看著愛女,一味在笑。

    當她與麗的映聲簽下一紙新人合約之後,她馬上向公司辭職。她的上司聽了,感到十分驚奇,以爲她嫌薪水少。於是不假思索,立即對她說:
「麗莎,這樣吧,公司給你加薪,你打消了辭職的念頭吧。」
加薪的幅度多大呢? 經理告訴她,增加百分之五十,只爲挽留她繼續工作。 這條件本來是十分不錯的,平常,女孩子提起加薪,只要能達到百分之二十,已很滿意了。 可惜,這一次,麗莎去意已決,無論經理怎樣挽留她,也沒法說服她回心轉意。 經理只好作最後叮囑說:
「好吧,日後只要你回心轉意,分分鐘歡迎你回來。」

    汪明荃對於經理換留她之事,心堣Q分感動。 可不是嗎?人家這麽誠意的換留,結果證明她自己工作能力不弱,否則,又怎會出到加薪百分之五十的高招留客呢? 但,另一方面,她心中也忍忍若有所失。因爲,對於在中環工作的那一段時光,雖然說是枯燥刻板,苦悶一些,但她始認爲這是難以忘懷的回憶。 如今,她回憶起當年同住在附近的女同事,天天早上一起趕巴士,趕電車,下午下班又趕食午餐,目的只爲爭取多十分鐘時間,大家四處逛逛中環的百貨公司、商店,看上喜歡的衣物或小飾物等,便互相盤算著出糧的日子,相約一起去購買。 有時,爲了看上喜歡的衣物,碰巧星期天是出糧的日子,大夥兒更會開心上大半天呢。

    盡管如今的麗莎,已達到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的威風階段,但與當日相比,她坦率地笑認:
「那時的開心,是真正發自内心的高興呢!」
尤其是,由於大家工作崗位不同,她與她們日趨疏遠的今天,偶然想起昔日同是白領的日子,她會寂寞地笑了。



inserted by FC2 system